816张纸屑x

tailwind(s)
三次主森派/lovelive cp皆宜
手残画手
今が最高

突然心情不错
腿的虽然烂但是还是开心
怕是阳光沙雕

3

【海鸟/短篇】新品蜜桃乌龙

原本是群内的活动题目,拿过来充数


七月露头,蝉鸣初起。

微风吹得庭院内树木叶片轻巧翻转,时而折射金灿阳光,时而落下柔软阴影。

和室纸门被缓缓移开,走出来的园田海未礼貌地转身将纸门重新拉好,移步到木制的台阶上坐下,足音甚至不及衣物摩擦的声响明显。

嘴里哼着两个人的歌,为自己当年所作的词句而感到羞恼,园田海未却更加为重逢而心跳加速,全身由内到外都是一年来少有的充盈满溢。

“简直就像……”

蝉鸣又起,掩去了本就轻不可闻的吸音。

暑热渐行,睡意规规矩矩地涌入脑海,端坐的身体惫懒松散下去却未倾倒。

“小鸟……”

蠕动的嘴唇伴随呼吸溢出的名字,牵引唇角扬起谨慎隐忍的暖人笑容。...


4 44

你派今天太可爱了
我反复去世

3

【短篇/森派】三森铃子把持不住(纪念日篇)

地信号鹿:

庆祝我的小破群居然一周年啦!看看这篇能存活多久(小声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ile原本估计以三森对数字的记忆力,要让她记住交往之后的具体日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,就像哪一天内田在生放送时滴水未进,就像哪一次live空丸下楼梯时如履平地。再者,从答应交往后就是紧锣密鼓的排练,三森的日程里从来没有写上“纪念日”这个选项,窗外不住传来商业区热闹熙攘的气息,让原本就有些落寞情绪的Pile平白回忆起还是单恋时的苦涩起来——在三森伴着门铃出现在猫眼里,侧着头,右眼被放大了像是印象派的画作之前。


打开门时卷入的深冬夜风伴着三森淡淡暖意的怀抱,把还穿着毛绒睡衣的Pile包裹在其中...

49

瞎腿图的我被扔了火葬场tag都不敢打

3

速涂
辣鸡人体
aj海x冠军姬(?)不知道什么玩意儿

1 10

是革命森x赌场派延伸出来的日常(?)
虽然完全没有印象是什么时候画的了

9

【短篇/鹿里】绒羽

地信号鹿:

同人二次创作,过多个人情绪,写给自己。




“……所以说,这里要加一个舞蹈动作。”


“しかちゃん快醒醒!”饭田压低声音猛戳久保的后背。
迷迷糊糊地睁眼,映入眼帘的是舞蹈设计怒气冲冲的脸:“久保さん!


“上头说了,这是你们最后的live,算是给观众的福利吧……”


咄咄逼人的训话还在继续,久保的视线又游离起来,天花板上慢慢转动的扇叶上不知为何贴着一张金色的贴纸,在雪白的背景上转出一道圈,从站在一旁的staff头顶看过去就像是天使头顶的光环。想到前几天在书店买到的水上悟志《天使相谈所》里那位大叔天使,她的春困笑醒了大半。


“所以我打算在...

36

【海姬】花

古月水炎习°:

#失踪人口回归系列#
#OOC预警#
#作者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.JPG#
#推荐BGM:ナノナキシラベ 琴都 ver#
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偶然间,我看到一本有趣的书,作者以第一人称叙述了主人公与一位樱花妖的爱情故事,比较吸引我的是,主人公与樱花妖同是女生,为这个故事似乎增添了一丝凄凉而唯美的气息,不过,故事的结局是好的。然而真正令我感兴趣的并不是主人公的爱情故事,而是她在樱花妖救她消失后,在梦中梦见的,一位有着海蓝色长发的武士与一位红发贵...

43

【短篇/海姬】梦见花

地信号鹿:


据说有一种花,五千年才会开放一次。


如果无人所见,会不会永远没有人知晓这种花?


海未醒来的时候,梦的内容已经被遗忘的所剩无几,只剩下一朵花,在昏暗的林深处映着细碎光斑,流淌着盈盈亮色。


那是村长曾经讲过的故事,他抚摸着下巴垂着的,如同古藤树根般花白的胡须,讲述着村落老者一代代传下的故事。盛开在禁林深处蓝色的花,美丽却丝毫不见妖艳,是村落的守护神,教会人们何为美丽,何为恬淡。不能承受这种美的人甚至会因其占有欲引发争端暴乱,所以那花所在的地方成为了人类无法踏入的禁林。


恢复清明的金色眼眸看到了布满爬山虎的屋顶,挪动陷在柔弱床榻中睡得有些酸...

60
 
1 / 4

© 816张纸屑x | Powered by LOFTER